一分pk10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pk10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11:00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最近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的一篇题为“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?”(注:翻译成中文是“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?”)的长文中,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,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,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“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:短视的领导、对专业知识的漠视、种族间的不平等、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。”[4]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,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,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,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大的罪恶也可以用最美的语言重新说明,而一场彻底的征服,只有在实现了这种重新说明之后,才算真正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自尽身亡的人是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服毒自杀,另外一些人是用自己的双手自缢身亡……[10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——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%的美国,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%以上;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%的养老机构,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%;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,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;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;还有,失业率上升到14.7%,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,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……[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9]【英】尼尔·弗格森著,《帝国》-北京:中信出版社,2012-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6]【美】威廉·布鲁姆著,徐秀军,王利铭译,《民主:美国最致命的输出》-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6-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有美国这一次真的是例外了,一直以来欺负人欺负惯了,没想到这一次突然要独立面对微生物病毒,国内危机转嫁不出去,军事和舆论手段全没用,财富和科技优势空对空,于是成了落入洪水的泥足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尼尔·弗格森的数据,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,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,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,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。[9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美国自己的顶级流行病学专家已承认,“美国从根本上说是失败了,其糟糕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。”[2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作家艾萨克·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“对无知的崇拜”(a cult of ignorance) 他写道: